从开始到结束,所有都只是个过程而已,无谓斟酌太多……

【黄喻】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 1.

加油

竹苞堂渝毛毛:

CP是黄喻,带双花玩,清水无肉

其他角色无CP自由心证

=============   

第一章 相遇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厚底帆布行军靴踩在泥泞的土地上,溅起不小的水花。汗水浸湿了棉背心,勾勒出壮实的肌肉曲线,外套和披风早已被主人脱下来绑在腰间,黄少天擦了把汗,拔出腰间佩剑,拦腰斩断漫游而来的响尾蛇,又划开挡在面前的粗藤蔓,舒了一口气。这是他进入曼达拉雨林的第五天,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快到了尽头,雨林湿热的气候和复杂的地形让他心烦意乱,不过按照地图的指引,离中央湖向西三十里,他的目的地已经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曼达拉雨林的中心地带,参天的乔木把天空遮蔽得不漏一点蓝色,黄少天面前有三棵巨型红杉,和不知名的红叶树木,他走到红杉树下,仔细查看树边湿泞的泥土,绿得发烂青苔出现不自然的断裂,他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——一个巨大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找到你啦。”他在红杉树上刻下一个记号。

    双翼黄金龙,只存在于传说的生物,最近被古生物学家宣布发现于这里。帝国皇家发布前所未有的高额悬赏,征求这史前珍稀龙种的一对角,不少人心中跃跃欲试,又苦于曼达拉雨林的复杂地形和龙族的强大力量,悬赏挂出一个月却是无人问津。流浪剑客黄少天路经首都看到皇家告示牌,二话不说揭了榜单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扬长而去。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个悬赏的难度,但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,更重要的是,他现在迫切地,需要钱。

    他的机会来了,面前的红叶树和脚印就是黄金龙栖息于此的证据,他屏息凝神,捏紧了手中的羊皮地图——这是五天前他花高价从某个奸商手里买来的,里面详细记录了黄金龙的出没地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眼地图,上面火燎一样显出一行小字提示:“欢迎来到双翼黄金龙的地盘,请先沐浴更衣,洗手静心,心中默念‘荣耀大神赐予我神迹’,诚心才能召唤史前巨龙哟!”

    “去你妹的叶修,存心整我吗!”他把地图摔在地上。但是地图是千真万确的,因为他在泥地上看到另一个龙脚印,痕迹未完全被落叶覆盖,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月。但他又看到了自己不愿见到的东西,一些属于人类的脚印,从大小判断是成年男性的,难道是另一个盗猎者?

    能深入到这里的人实力应当不差。黄少天警觉起来,他把护甲穿回身上,认真观察四周的地形。脚步延伸进右侧的树丛里,他放低重心,看到树丛里有一个穿着灰袍的身影。

    好家伙,敢抢哥的猎物,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他心中默念,并小心翼翼地用灌木藏起身体,悄无声息地贴近敌人,准备一招定胜负。

    “Fessele! Kräfte des Ratten.”

    灌木忽然有了生命一般抖动,巨型藤蔓骤然收紧,紧紧地缠住了黄少天的右手和腰。

    “靠靠靠,你是术士!”黄少天叫道。他的腰被缠紧,限制住了行动。巨藤用力往后扯,巨大的拉力把他带离了地面,“有意思,哥陪你玩玩!”他把佩剑扔到左手,用力斩下捆绑自身的藤蔓,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。灰袍的术士举着法杖,脚边浮现黑色的魔法阵,黄少天看清了敌人的样貌,二十岁左右的男人,黑色长发在魔法阵带来的风中飘扬。“看剑看剑看剑!”黄少天转身跃起,绷紧全身的神经,使出剑技·逆风刺,连突三步,斩断横扫而来的巨藤,剑尖离术士只有三米!

    “Klick! Tod vor der Tür!”术士完成了他的吟唱,漆黑的暗影在空中展开,死亡之门以极具压迫性的姿态在黄少天身后轰然浮现,一时间狂风大作,矮一点的灌木被连根拔起,黑色巨爪拉将周边的事物强硬地拉进门中,黄少天被狂风吹得无法站立,他把剑狠狠插入泥地,苦苦坚持不被吸走。

    “我去我去在这个地方用这种不要命的大招……可恶啊!现在要是有冰雨的话我一定……”黄少天的抱怨还没说完,他听到地上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,周围十米的土地支持不住死亡之门带来的重负,坍塌了。

    一阵天旋地转,黄少天和术士一起掉落下来。“靠靠靠疼死我了简直要摔断我的脊椎骨,还好下面是茅草不然哥的命不是要赔在这里。”他扶着撞肿的额头站了起来,术士倒在一边,死亡之门自然是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你没事吧,别这样就摔死了有本事起来我们再打过啊!哥难得遇上一个像样的对手没陪我打尽兴之前别走!快醒醒还是说你怕了在装死啊!”他向术士嚷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事。”术士也扶着头,比起犀利的剑术,这个剑客的聒噪程度才是致命武器。术士暂时不想理会黄少天,他站起来环顾四周,这是个山洞,洞的尺寸大得超乎寻常,刚刚坍塌的洞口斜射进光线,隐隐约约能听到流水声。有出口,情况不算太坏,他想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他就停止了思考。“这怎么……可能……”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但是脑子已经被眼前的画面牢牢所占据,作为一名古生物研究员,在发现三天没有新的黄金龙活动痕迹之后,他最坏的猜想,就这么赤裸裸地呈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怎么啦?你吓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黄少天转身,他倒吸一口冷气。眼前的,是大得超出常人思考的生物,金色的鳞片怪刺嶙峋,三个人高的头颅眉眼紧闭,至少二十米长的膜翼无力地摊开在身侧,传说中的巨龙静静卧躺,长尾折断了半截,滚烫殷红的鲜血从它身下流出,染红了半个山洞。

    巨龙死了!黄少天惊呆了,这是怎么回事,有人捷足先登?但帝国的悬赏只是龙角而已,悬赏书上写得很清楚,禁止杀害野生龙类!他用惊愕、愤怒的目光瞪向旁边的术士,术士眉头紧锁,“不是我做的,我跟你一样刚到这里,也没有这个本事屠龙。”

    黄少天不知该不该相信他,一时语塞。术士走上前,左右查看巨龙的尸体,“龙角被砍走了,”他看了一眼黄少天,他知道接走帝国高额悬赏的是无名剑客,“还有龙心也被掏走,龙牙变绿……恐怕是用了禁药毒杀,太残忍了!”他的法杖重重地锤在地上,撞击声在山洞中振荡回响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这里有咒术痕迹。”术士感觉到他的法杖碰上了水波一样的咒语结界,他蹲了下来,翻开巨龙身下的茅草堆,淡得快看不见的金色光芒正微弱地闪动。“Mach auf.”他集中注意力,念了一句咒语,他不知道这样简单的解咒术是否对高等龙类的法术有效,所幸他成功了。土地卷着茅草翻动开来,向两边退去,黄少天凑上去看,茅草散落的地方,一颗圆润光滑的金色大蛋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是龙蛋?”

    “此前没有人见过双翼黄金龙的实体,关于卵的形态书中并无记载,但是按照这个尺寸看来,应该是了。”术士托着下巴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我们带走吧。你…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?”黄少天抱起龙蛋,“我是黄少天,流浪剑客黄少天!”

    “喻文州。”术士盯着黄少天的眼睛,“你要对龙蛋做什么?” 

============

后文点此:我们与龙的十个约定 2.

两天爆手速和脑洞开个新坑,如果来得及就做个本子参厦门O。

今天是第一天,希望一切顺利。

============

咒语是德语,感谢翻译的小伙伴 @包利不相容原理 

讨论咒语时产生的奇怪版本如下:

“森の魂よ!お願い、縄で缚りだよ!”

灌木突然有了生命一般抖动,巨型藤蔓扑面而来,紧紧地缠住了黄少天的右手和腰。

“靠靠靠,你是死宅!”黄少天叫道。

====果然一上日语就是中二气息满满啊,可能有错

“樹!綁住佢!”

灌木突然有了生命一般抖动,巨型藤蔓扑面而来,紧紧地缠住了黄少天的右手和腰。

“我……去……队……长……”黄少天放弃了抵抗。喻文州微笑着现身,之后黄少天在蓝雨食堂悬挂了两天。

=======广州话,好像是现实[?]

“樹朩と靈娿!涃缚炷彵!❤”

黄少天想都不想,一刀砍了面前这个火星人。

=======大概是个BE,作者有病

“0110 1000 0001 0001 0101 0101 0100 1010 0110 0011 0100 0110 0111 1111 0001 1010 0100 1110 1101 0110 1111 1111 0000 0001……”面前这台二进制电脑还没报完咒文,已经被黄少天一剑劈成了两半。

=======作者很有病。

评论
热度(160)

© 墨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